Fragments

一.

月亮明晃晃的在车窗外悬了半宿。

这夜我从上海赶回家乡,奶奶去世了。

 

二.

老家的院子里,灵棚麻利的搭起来了。来的人驾轻就熟,甚至享受着某种劳动的愉悦——这对他们来说,是专业的劳动而已。

其实,什么都是专业的。阴阳,墓葬,做饭的大师傅,哭灵吊唁的人。大家履行各自的职责,收回各自应得的份额。

 

三.

直到整个仪式结束,那棵我扛到坟上的柳树种好,我仍然觉得不真实。

远处,人的住宅缓慢而坚决的逼近了坟地。“盖的越来越近了。”家里人说,“这房子盖的真快啊。”

这是秋末,黄色的土地仍没有冻住,玉米秆子和茬子也没有像冬天那样变成地刺,而是和纸钱一起被烧掉了。

墓碑之间,黑白色的大的可怕的山雀跳跃着,等待人散去之后,去啄食那里的供奉。

 

四.

老家一系列的事情告一段落,回到城郊的楼房的那个真正的家里。

奶奶住过的那个房间,除了记忆之外,已经没有别的痕迹了。我和父亲晚上就睡在那个房间,除了空洞的劝慰父亲之外,也没什么可以沟通的了。我只好滔滔不绝的说我的许多想法。

最后,爸爸说,早点睡吧,要不然又睡不着了。

 

五.

我觉得一切都缺乏生气,这不是单指家乡,也包括魔都,魔都的我。

在临走的前一天,要好的女同学结婚了,到她家里去看望。

我骑着自行车去买红包,这是阳光明媚的下午。路上的叶子落了一些,我已经近十年不曾见过这个时节的家乡。

迎着太阳,我忽然想起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最初的那个小学后面的操场。每年秋天,我会坐在几乎能陷下去的落叶上,跟同学用叶子玩拔河的游戏。

那真是梦里的操场。

同时,另一个家庭组成了,在青岛,他们有小而温馨的房子。我相信他们的心里,一定觉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Fragments》上有4条评论

  1. 管事

    看到最后那段时回读了一下。险些以为是你结婚了。

  2. 百毒 文章作者

    哎呀。。。你不说还真没注意。。改掉了。。

  3. Xie Jing

    文笔真的不错,感触也很细腻,读来清新真实。好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