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针上的小虫

我时常感到某种绝望。

人生有那么多的可能性,但却只有那么少的变化。

我既渴望尽可能的去穷尽这些可能性,又深深对这些可怜的变化形式感到厌倦和重复。时间既是人生唯一的资源,也是人生唯一的桎梏。

因此,我既想要成为一个最大限度利用人生时间的游客,又希望能躲在一种简单的生活里做一个工匠来与时间对话。

但现实是我二者皆非,只是被捆缚在时间的指针上的一只小虫,并没有丝毫的对于时间的自由。

(但假如不考虑冰冷的现实。)

我想,这二者的矛盾无非形式与内容的矛盾。

打磨一只精美的容器是否值得,似并非完全取决于其中所盛的浆液。

指针上的小虫》上有1条评论

  1. flea

    我不爽的是1、我大部分时候是在等待,等待拿东西,等待办手续,等待攒够了钱,等待有时间了。。。诸如此类
    2、如果我在上海工作,那么我会很清闲,而且没什么前途;如果我去外地(分公司)工作,我会很累,也有前途(必须一直呆在那里)
    对于第一点:我基本适应了这种事情,但是我醒悟的时候感觉实在浪费生命
    对于第二点:我渴望四处游学、工作,但是我又希望我的工作和生活是相对稳定的

    虽然不至于绝望,但是我对我的状态很不满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