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班

匆匆结束北京一周的培训,又坐上东航惯例晚点的飞机回上海。

飞机也惯例的遇到气流,颠簸。可是,我忽然发现自己爱上这种颠簸了。

说起来很矫情,可是这颠簸真带给我久违的真实。我一面因为害怕死亡感到担忧,一面抽离出来细细体味、品尝这份担忧,一面理性又及时跳出准确告诉自己这点小颠簸距离真正失事是多么遥远,一面又涌起啊原来还是距离死亡有那么远啊的可惜,再重新抽离出来嘲笑这份可惜,同时再分身告诉自己这份理性分析的存在,最后还能及时想到要把这些念头准确记录下来。我不得不又重新感到一份自我敬佩。说到底,这份对于颠簸的少的可怜的惧怕,让我意识到我对生命其实还有许多眷恋。

高中年轻的时候,记忆力是多么好,生命力是多么旺盛。那时候读还没如今这么臭的余秋雨,至今其他全忘记,只记得他在书中引用《夜航船》,远远想象古人在夜里泛舟而下,肉身抵足蜷缩于一叶扁舟里,精神却以想象贯穿宇宙,真是美妙至极的体验。

但如今,面对一舱脸上全是倦怠的旅客,每个人都神情愁苦的捆在自己的座位里,等待空姐推着小车来逐个喂食。窗外机翼下消失或展开的那些不夜的城市,所充斥也无非是我们这样的人,肉身一时间或可穿越千里万里,但精神所惦念的无非是一个几十平的房间。或者有人有很多野心或计划,但鬼神又将在何处驻足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