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大概一年前,我发现我在对周遭的世界失去兴趣。现在,我开始对失去兴趣这件事情本身觉得越来越坦然。不再有那么多我必须阅读的杂志,文章,理论,不再有那么多让我需要时时刻刻关注的政治,经济,电影,音乐……也不再有那么多要逛的论坛,小组,讨论,RSS订阅等等。

仿佛缓慢沉入大海的小小岛屿,灯火逐渐熄灭的一幢建筑,徐徐关闭的一扇卷闸门。当然,把与外部世界的接口全部关闭既不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事。但在这样关闭的过程里,我的确感到某种坦然。这种坦然属于午后酣睡的猫,全心打磨首饰的工匠,秋日里北方高高的天空。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与之相关的,我虽然每日里都若有所思若有所悟,但写下的却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以成文。更有趣的是,我的疑惑也越来越多,从前觉得想明白的许多问题重新浮起,向我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的发问,要求不同的答案,或对从前的答案赋予不同的意义。

当然,与从前一样,我依旧在两极之间摇摆不定,为实现微妙平衡或干脆偏向一端寻找借口和理由。譬如,今天我终于感到那种无数人曾感慨并在《海上钢琴师》里以如下的著名台词总结的感觉:

All that city. You just couldn’t see the end to it. The end? Please? You please just show me where it ends?

……

Christ! Did, did you see the streets? Just the streets… There were thousands of them! And how do you do it down there? How do you choose just one? One woman, one house, one piece of land to call your own, one landscape to look at, one way to die…

(那整座城市,你无法看到尽头。尽头,你能指给我看尽头在哪里哪?

……

神啊,你,你看到那些街道吗?仅仅街道,有成千上万条!你在那里要怎么做?你如何选择其中一条街道?或选择一个女人,一座房子,一块自己的土地,一处风景,一种生活…)

[以上文字本人翻译,仅求大概意思合适]

文艺的台词总是很煽情的。实际一言以蔽之,不过是城市太大,我却太小。这八个字,在野心读来是失落,自卑读来是安全,计算读来是浮躁,土鳖读来,大概就是坦然了。

当然,好感觉就是快乐,乐则乐矣,一贯很快。比如,想到房价,职业规划,昂贵的餐馆,甚至只要到不远的龙之梦去看看美女,成功学的浮躁就急不可耐的来骚扰了。但无论如何,且让我安心于画图纸的手艺吧。我曾有言,低调求生存,淫荡求发展。大概目前土鳖我还在前五个字。狼教授就曾警告我说,过几年你就不这么想了。也罢,且待几年,你再看他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