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脑残体

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吧

一个多月没更新,这个算是改掉话痨的毛病了吗?每次要写什么的时候都要先弄个题目,讨厌的很。这次干脆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乱写一气吧。

一个多月没更新,是因为忙着找工作来着。我早就觉得,在人生的小拐点上,水流湍急的时候,反而没什么话说。倒是闲着没事的时候,就要犯装B病,唠叨个没完没了。所以,今天更新这一下,大概是因为自个儿觉着水流放缓了。

继续阅读

立冬

去年的立冬,我写了一篇,前年的立冬,也写了一篇。但今年这个节气简直令我害怕,任何有关日期、季节的信息,都能让我觉得光阴飞逝,恐慌无比。简直像一个硬要欺骗自己青春宛在的中年妇女,拼命的涂脂抹粉,向每一个提醒我实际年龄的人投射去憎恶的目光。

所以,若不是立冬那日发生了一些事情,而我迷糊着全部错过,之后又看到两篇题为立冬的日志,我简直要连立冬也忘记了(还好我立冬这篇惯于写在立冬后几日)。每天都有无法执行的计划,效率降至最低,连续的抑郁终于盼到一场大雨,尽数淋在我借来的两千块的西装上——我刚好参加完一场不合时宜的面试。

继续阅读

抑郁经验谈(含微弱豪斯医生剧透)

我一直深爱豪斯医生这部美剧,当然,如你们所知,要讲清楚为什么喜欢这部美剧是很难的,因为爱是没有理由的。或者说,爱本身就是原因不明的结果。

至第六季,大叔开始了心理治疗。前三集中,透露出若干心理治疗的点点滴滴让我心有戚戚。作为一个伪资深抑郁症患者,我深感有必要介绍一点经验。

继续阅读

从小学题目谈起

小学上语文课,必然会碰上这么一类题目,叫做“归纳中心思想”。我小时候是个好学生,对所有的题目都很拿手,这种类型也不例外。但我们教育体制的妙处,就在于让学生懂得如何做自己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事情,还能完美的把事情做对。比如一直没人告诉我中心思想这个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是我们还是能把这个思想归纳的跟答案看起来如出一辙。这就是我们教育的强大之处。

之所以说这个,是因为我今天碰巧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在朝夕问道发过一个帖子,用很长的篇幅,来论证为什么理性是好过感性的。我记得当时我回答说,请问,感性等于不理性吗?

继续阅读